《這!就是街舞》總冠軍賽和文化轉化

看到心裡有點不吐不快的心得。

總冠軍賽22輪BATTLE決戰,由田一德出戰韓宇。兩人都很厲害,各有各的長處。有在跳舞,並長期有了解的人都會知道兩人水準,這裡便不多說了。

我想聊的是第二輪。第二輪表現很明顯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。

一德基本上是為求表現,拿出了街舞的「角色」(character)。這是街舞裡較具娛樂性,表達創意的一種方式。從一開始的模仿老人、機器人、創造默劇牆等,到後面插入的小恐龍、倒咖啡燙到手等……這些「角色」其實在街舞裡面,精神和創意分數會加很多分(尤其以街舞所謂energy level來說,一德高出些)。但可惜的是,華人面對西方戲仿、諷刺和幽默文化時,總是抱持一種「外國人來做」比較到位、有味的感覺。

一德這一輪的表現,加上誇張的表情和動作,即使技術層面仍高,仍會被視為「小丑」,而令觀眾無法直覺欣賞和認真看待。韓宇也有「角色」,但簡短直觀,例如配合音樂嫵媚、俏皮,立體度較小,但很安全地玩著音樂,無論如何,他的表現在現場十分吃香。因為他沒有「投入」到角色中,角色只是一時誇張的表演,因此他反而會被認為收放自如,看著舒服,大眾會喜歡他的表現。華人觀眾對於表演特別喜歡「認真」,「誇張」便俗了。

投票結果的差距,反應了這個結果。這算是文化轉化上的一種障礙(或難題?)。

有次碰到台灣最有名的單口喜劇表演者(stand-up comedy)博恩,和他聊天時,他曾說過:「如果在台上問:『神風特攻隊為什麼要戴安全帽(飛行帽)?』,台灣觀眾不會笑,他們會想聽你繼續解釋(即使已懂得你的意思)。但用英文問,外國觀眾馬上就抓到其中諷刺,哈哈大笑。如果要讓台灣觀眾笑,可能必須要用『神風特攻隊幹嘛要戴安全帽啊!』(否定),類似日式吐嘈的方式,直接給觀眾答案。」

某方面來說,雖然方向不同,但基本上是類似的議題。

(誇張 --> 笑話)
(迂迴收斂 --> 認真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